主頁 > 公司實務 >
實務干貨!交通事故糾紛案件6個常見疑難計算問
來源:未知 2019-08-14 23:46

  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涉及交強險、商業險、人身損害、墊付費用、責任認定等一系列問題,而該系列問題也影響了賠償金額的計算方式和結果。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中的法律處理和計算問題往往是一體兩面的關系,而計算問題有時是實務中重要而容易失誤的問題。在不考慮相關爭議問題的前提下,筆者在此處簡單討論幾個計算問題。

  實務中,經常使用“日收入×誤工時間”的方式確定誤工費。關于該問題,是在以“月收入”作為基礎計算“日收入”的情況下進行討論,若是以“年收入÷365日”得出“日收入”,或者是有證據直接認定“日收入”的情況,則不在該問題討論的范圍。以“月收入”為計算方式的情況下,當事人關于“日收入”有兩個計算標準,即“月收入÷30日”和“月收入÷21.75日”。

  若干問題的意見(修改稿)》第228條規定,當事人約定的期間不是以月、年第一天起計算的,一個月為三十日,一年為三百六十五天。

  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在《關于職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時間和工資折算問題的通知》中明確:日工資=月工資收入÷月計薪天數[月計薪天數=(全年365天-雙休日104天)÷12月=21.75天]。

  (二)無論是依據“30日”還是“21.75日”計算誤工費,均存在一定的不足。如果一律以“30日”計算,則不符合實際生活中存在“大小月”的情況。如果以“21.75日”計算,不僅同樣不完全符合“大小月”的情況,而且還存在其他問題。一方面是“21.75日”屬于勞動法的范疇,不一定可以完全對應侵權損害賠償的范疇。另一方面,以“21.75日”作為計算方法,則在計算誤工費時需要將誤工期中的休息日予以扣除。具體而言,誤工期一般由醫療機構或鑒定機構所確認。實務中,醫療機構所出具的誤工期證明一般為“全休X周”或“休息X天”,鑒定機構所出具的誤工期(休息期)意見也一般為“誤工期(休息期)X天”或“誤工期(休息期)為損害發生日至定殘前一日”。因此,誤工期往往是一個期間,并非直接區分為工作日和休息日。當采用“月收入÷21.75日×誤工期”計算誤工費時,要注意扣除誤工期內的休息日。可是實際生活中,有的“月收入”也將休息日納入工資計算的范疇,所以“21.75日”的算法同樣不完全符合客觀實際,并且增加了計算的復雜性。

  最高人民法院在《對關于誤工費的計算方法問題的答復》中認為:誤工費賠償的是受害人因治療期間所產生的誤工損失。如果誤工期間僅計算工作日,則應以工作日的工資收入為標準;如果誤工期間包括休息日,則應以包括休息日在內的平均工資為標準。該答復主要涉及兩種情況:

  (1)如果受害人的誤工期僅計算工作日,則其誤工期扣除了休息日,即該受害人在休息日不存在所謂“誤工”的情況,此時,應當舉證或查明受害人在工作日的工資收入情況,以及在休息日是否有工資收入。

  (2)如果受害人的誤工期包括休息日,則應以包括休息日在內的平均工資為標準。一方面,誤工期(休息期)的證明一般很少見到注明扣除休息日的情況。另一方面,《人身損害誤工期、護理期、營養期評定規范》(GA/T1193-2014)對誤工期的定義為:損傷后經過診斷、治療達到臨床醫學一般原則所承認的治愈(即臨床癥狀和體征消失)或體征固定所需要的時間。該規范在各種傷殘情況下所確定的誤工期也未排除休息日。據此,誤工期一般包括休息日,那么計算誤工費時就應當舉證或查明受害人包括休息日在內的平均工資。

  相比之下,實務中的誤工期更多的是第二種情況,如果無特殊情況,那么在計算誤工費時以包括休息日在內的平均工資為計算標準較為妥當,即不能以“21.75日”計算“日收入”。除此之外,如果以“月收入”作為計算標準,實際生活中,該收入一般都包括了休息日。據此,最高人民法院上述答復中的第一種情況在實務與生活中并不常見,且舉證難度和計算難度也相對較高。另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二百零二條規定,按照年、月計算期間的,到期月的對應日為期間的最后一日;沒有對應日的,月末日為期間的最后一日。根據上文所述,誤工期一般以“日”作為單位,而法律并未規定“按照日計算期間的,需要具體計算時間”,并且出于實際生活、損害賠償法中所謂的“客觀計算理論”以及計算方便等考慮,以“30日”計算誤工費并非不當,純粹以“符合大小月”為由而否定“30日”的計算方式,未免過于僵化。綜上所述,如無特殊情況,一般不使用“21.75日”的計算方法。

  根據司法解釋的明文規定,當計算數個被扶養人的生活費時,需要根據數個被扶養人的年賠償總額累計是否超過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額或者農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費支出額為標準,區分兩種情況計算。筆者此處不討論城鄉賠償標準、賠償指數等爭議問題,并將消費性支出額假設為19015元/年進行敘述。

  1.數個被扶養人的年賠償總額累計未超過19015元/年,則以數個被扶養人的年賠償累計總額計算被扶養人生活費。具體算法可以為:

  (1)先計算出受害人對每個被扶養人所負擔的生活費。例如受害人甲為十級傷殘(如果賠償指數為10%),其有父親乙80周歲,甲已婚并育有兒子丙(未成年),甲有兄弟姐妹五人,甲的配偶和兄弟姐妹均具有正常的勞動能力。此時,在不考慮特殊因素的情況下,若乙和丙符合被扶養人條件,甲對乙每年所負擔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為317(19015元/年÷6×10%);甲對丙每年所負擔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為951(19015元/年÷2×10%)。

  (2)受害人對每個被扶養人所負擔的生活費累計的年賠償總額(317元/年+951元/年)未超過19015元/年。

  (3)根據受害人對每個被扶養人所負擔的生活費和每個被扶養人的扶養年限,計算被扶養人生活費。如果乙的扶養年限為5年,丙的扶養年限為6年,則被扶養人生活費為7291元(317×5+951×6)。

  2.數個被扶養人的年賠償總額累計超過19015元/年,則可以將扶養年限作為標準,分階段計算:

  (1)先計算出受害人對每個被扶養人所負擔的生活費。例如,受害人甲為一級傷殘,其有父親乙80周歲,甲無兄弟姐妹,甲的配偶已經去世,育有兒子丙(未成年)。此時,在不考慮特殊因素的情況下,若乙和丙符合被扶養人條件,甲對乙每年所負擔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為19015元/年(19015元/年×100%);甲對丙每年所負擔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為19015元/年(19015元/年×100%)。

  (2)甲對每個被扶養人所負擔的生活費累計的年賠償總額(19015元/年+19015元/年)超過19015元/年。

  (3)乙和丙每年的被扶養人生活費累計已經超過19015元/年,如果乙的扶養年限為5年,丙的扶養年限為6年,則:在前5年的扶養年限里,需要被扶養的人是乙和丙,二人的生活費累計的年賠償總額超過19015元/年,被扶養人生活費為95075元(19015元/年×5年);‚在第6年的扶養年限里,需要被扶養的人是丙,丙的生活費的年賠償額未超過19015元/年,被扶養人生活費為19015元(19015元/年×1年)。綜上,被扶養人生活費為114090元(19015×5+19015×1)。

  需要指出的是,不同于殘疾賠償金,如果受害人并未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程度,則在計算受害人每年需要負擔的被扶養人生活費時,應當根據所認定的賠償指數,先計算出受害人對每個被扶養人每年所需要負擔的生活費,而不是計算出整個被扶養人生活費的總和后再乘以賠償指數。

  實務中有一種情況,侵權人或保險公司等主體替受害人支付了全部的醫療費,受害人在起訴時便不再起訴醫療費,且往往沒有相關的醫療費。面對該情況,如果是全責(100%侵權責任)的情況下,則基本不存在特殊計算的問題,但是如果存在責任比例的情況,則需要注意考慮如何處理所墊付的醫療費,因為義務人應當按照責任比例承擔醫療費,而不應當承擔所有的醫療費。一般而言,即便受害人未起訴醫療費賠償,也可以在認定受害人的賠償總額的時候,根據相關規定和證據對醫療費予以認定,并計算入賠償總額,先由交強險賠償,然后將“經交強險賠償后的不足部分”計算責任比例后,再扣減所墊付的醫療費數額。如果無法查明受害人所支出的醫療費情況,在盡到一定的詢問與釋明義務后,可以根據舉證責任,由舉證不能的一方承擔不利后果。

  1.交強險范圍內的墊付。實務中,保險公司經常在交強險醫療費用賠償限額內先行為受害人墊付醫療費用,針對該情況,如果最終認定的賠償數額(假設無財產損失部分)超出交強險,應當注意在計算“經交強險賠償后的不足部分”之時,需要減去的是120000元而非110000元,而最終保險公司所承擔的交強險責任為110000元,因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范圍的墊付都屬于“經交強險賠償”的范圍。保險公司在交強險內給受害人墊付了多少,則在計算“經交強險賠償后的不足部分”時,就需要減去多少,而保險公司最終所承擔的交強險責任則為交強險限額內的余額。

  2.商業險范圍內的墊付。如果在存在責任比例的情況下,保險公司在商業險范圍內亦有墊付費用,則需注意該墊付費用不需要計算責任比例。該情況也適用于侵權人等責任主體對受害人墊付費用的計算。

  實務中也有保險公司未直接墊付給受害人,而是直接理賠給被保險人。此時在計算保險公司的賠償數額時,與保險公司直接墊付給受害人的計算情況一致,但是根據被保險人是否是責任主體和是否將理賠款墊付給受害人(此處暫時不考慮被保險人和侵權人存在按份責任的問題,一律認定被保險人承擔全部責任,按份責任的墊付問題由下文予以敘述),被保險人賠償數額可以分為四種情況:

  1.被保險人是責任主體。如果被保險人將理賠款墊付給受害人,那么在計算被保險人的賠償數額時,需要將“經保險公司賠償后的不足部分”與“保險公司理賠給侵權人的數額”相加,才是被保險人所應當承擔的賠償數額。因為保險公司支付被保險人的理賠款最終要支付給受害人,所以被保險人為受害人墊付的費用并非源于其自身,不能將保險公司的理賠款用于減少被保險人自身要負擔的賠償數額。‚如果被保險人未將理賠款墊付給受害人,那么在計算被保險人的賠償數額時較為簡單,受害人的賠償總額扣除保險公司的賠償數額后,剩下的不足部分就是被保險人的賠償數額。該情況需要注意保險公司的賠償數額要扣除理賠的部分。

  2.被保險人不是責任主體。如果被保險人將理賠款墊付給受害人,其實相當于責任無關方給受害人予以墊付,那么在計算侵權人的賠償數額時,扣除保險公司的賠償和該項墊付費用即可。‚如果被保險人未將理賠款墊付給受害人,則實際上只有保險公司進行了墊付,那么需要注意保險公司的賠償數額要扣除理賠部分即可。

  實務中,當其中一個責任主體為受害人墊付的數額超出了人民法院所認定的由該責任主體所承擔的責任份額時,如何處理?《

  條文理解與適用》認為:“如果按份責任人對權利人實際承擔責任超出了其依法所應當承擔的份額,除非當事人之間另有約定,亦不能產生代替其他責任履行的法律效果,在該責任人與權利人之間可能產生不當得利返還的法律關系。按份責任各責任人之間的相對獨立性還體現在,某一責任人的責任免除或減輕,并不對其他責任人產生影響,其他責任人仍應在自己所負責的責任份額內承擔相應民事責任。”(載《人民法院出版社》2017年版第1167頁)。例如,在不考慮保險賠償的因素下,受害人的賠償數額為10000元,甲和乙對受害人承擔按份責任,比例為50%,則甲承擔的賠償責任為5000元,乙承擔的賠償責任為5000元,甲已經墊付給受害人8000元,那么甲不用再向受害人賠償,且可能可以向受害人主張3000元的不當得利返還,而乙仍需要向受害人賠償5000元。根據按份責任的理論,《

  條文理解與適用》的觀點較為妥當,不能將其中一個按份責任人所墊付的超出其責任份額的部分,用于扣除其他按份責任人的責任份額。另外,該觀點亦可以適用在被保險人和侵權人均是責任主體且存在按份責任的情況。

  根據相關規定,在認定精神損害撫慰金時,就已經參考了事故責任比例等因素,所以會存在一個問題:在存在責任比例的情況下,如果交強險不足以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和其他賠償項目所合計的賠償總額時,那么“經交強險賠償后的不足部分”需要計算責任比例,而該部分中如果包括了精神損害撫慰金,則會計算兩次責任比例,有所不妥。為了解決該問題,有兩種計算方式:

  1.根據各個賠償項目占交強險責任的比例,計算出精神損害撫慰金在交強險限額內的受償數額,扣除該受償數額,得出精神損害撫慰金未受償的數額,該部分不需要再計算責任比例,“經交強險賠償后的不足部分”在減去該部分后計算責任比例,再把計算過責任比例的數額和該部分(即精神損害撫慰金未受償的數額)相加,得到最終的“經交強險賠償后的不足部分”。

  2.如果交強險的賠償限額能夠足額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則直接在交強險限額內先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如果交強險的賠償限額不能足額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則“經交強險賠償后的不足部分”在計算責任比例時,不能計算未能受償的精神損害撫慰金,而該部分只需要直接將“精神損害撫慰金的總額-110000元”即可得出,之后的算法跟上述第一點一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二款亦規定,被侵權人或者其近親屬請求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優先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該兩種計算方式均有一定的不足。第一種計算方式過于復雜,而第二種計算方式雖然簡單,但是存在訴權的問題,即第二種計算方式需要以“當事人請求交強險優先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為前提。關于交強險限額內是否優先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道路交通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專門進行了論述,并認為將賠償次序交由請求權人選擇行使。筆者對此不做討論,實務中為了方便訴訟,建議可以由人民法院對該問題進行一定的詢問與釋明,盡量引導當事人請求在交強險限額內優先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

  損傷參與度一般是指在有外傷、疾病等因素共同作用于并造身損害的事件中,侵權行為和被侵權人自身的損傷在最終人身損害的發生上所起作用的比例關系。損傷參與度的法理基礎為侵權法中的原因力理論,而《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的規定則可以視為法律依據。關于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中是否采納損傷參與度的問題,具有一定的爭議,筆者此處討論的是在采納損傷參與度的情況下的計算問題。

  (一)交強險責任不計算損傷參與度。侵權責任的因果關系可以分為責任成立的因果關系和責任范圍的因果關系。前者是事實和損害之間的因果關系,后者是損害和侵權責任承擔之間的因果關系。據此,損傷參與度即為損害和侵權責任承擔之間的因果關系的范疇。以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為典型,雖然事故責任認定書明確了各方對事故的責任,但是由何方承擔以及承擔何種侵權責任,仍需要進一步分析。基于我國交強險的法律地位與制度功能,它實際上與侵權責任并無直接關系(具體論述可參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道路交通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因此交強險責任不需要考慮損害和責任承擔之間的因果關系,也即沒有適用損傷參與度的空間。另一方面,交強險責任中的“有責賠償限額”和“無責賠償限額”為事故責任,并非侵權責任,也確定了交強險責任不計算損傷參與度的問題。

  (二)精神損害撫慰金和損傷參與度的問題。實務中,有觀點認為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護理費、誤工費、喪葬費、交通費、財產損失、殘疾輔助器具費不需要參考損傷參與度,而殘疾(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被扶養人生活費需要參考損傷參與度。理由為:在沒有侵權行為的情況下,被侵權人自身的損傷也會對殘疾(死亡)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精神損害撫慰金具有影響,而醫療費、誤工費等賠償項目則直接與侵權行為相關,被侵權人自身的損傷不會直接產生醫療費、誤工費、交通費等賠償項目。筆者在此處不討論人身損害賠償項目是否區分適用損傷參與度的問題,僅認為精神損害撫慰金不用再單獨計算損傷參與度,也即與上文所述的精神損害撫慰金不再計算兩次責任比例有異曲同工的道理。精神損害撫慰金在認定之時即已經參考被害人自身的過錯等因素,所以在計算損傷參與度時,不應當再用于精神損害撫慰金。

  (三)侵權責任比例和損傷參與度的分離計算。如果認可人身損害賠償項目區分適用損傷參與度的觀點,那么在計算賠償項目時,為了貫徹該觀點,還需要注意將侵權責任比例和損傷參與度分離計算。以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為例:1.如果是一方全責且認定該方承擔全部侵權責任的情況,則在計算時較為簡單,只需要注意將殘疾(死亡)賠償金和被扶養人生活費計算損傷參與度即可。2.如果是各方均有責且認定各方均需承擔部分侵權責任的情況,則在計算時較為復雜。因為不同的賠償項目要區分適用損傷參與度,所以不能在認定侵權比例時即考慮損傷參與度而確定出全案的一個責任賠償比例,否則就無法實現體現區分適用的效果。為此,在認定各方所承擔的侵權責任比例之后,該比例可以直接適用于不參考損傷參與度的賠償項目,而根據該侵權責任比例計算出的殘疾(死亡)賠償金和被扶養人生活費,需要再計算一次損傷參與度。

  關于該問題,司法解釋已經有明確規定,實務中更多的是實際運算和程序操作的問題,其主要包括“多車造成一個損害”和“一車造成多個損害”兩種情況,至于“多車造成多個損害”則屬于“多車造成一個損害”的“運算加難版”。

  1.“多車造成一個損害”。《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規定,多輛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損害,損失超出各機動車交強險責任限額之和的,由各保險公司在各自責任限額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損失未超出各機動車交強險責任限額之和,當事人請求由各保險公司按照其責任限額與責任限額之和的比例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關于該情況,特別注意的是在有責和無責并存的情況下,需要區分有責交強險和無責交強險,以及交強險分項限額和精神損害撫慰金單獨計算的問題。以下文一份判決書所述為例:

  “本案屬于死亡傷殘賠償限額項下負責賠償的項目是護理費8960元、交通費1000元、殘疾賠償金44805元、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合計59765元。由被告A保險公司在交強險有責死亡傷殘賠償限額110000元內先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4545元[5000元×110000元÷(110000元+11000元)]。由被告B保險公司在交強險無責死亡傷殘賠償限額11000元內先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455元[5000元×11000元÷(110000元+11000元)]。除去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本案屬于死亡傷殘賠償限額項下負責的賠償數額為54765元(59765元-5000元)。由被告A保險公司公司在交強險有責死亡傷殘賠償限額105455元(110000元-4545元)內賠償49787元[54765元×105455元÷(105455元+10545元)]。由被告B保險公司在交強險無責死亡傷殘賠償限額10545元(11000元-455元)內賠償4978元[54765元×10545元÷(105455元+10545元)]。

  2.“一車造成多損害”。《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二條規定,同一交通事故的多個被侵權人同時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各被侵權人的損失比例確定交強險的賠償數額。以下文一份判決書所述為例:

  “本案中屬于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項下負責賠償項目的總額合計191818元。本院XXX案件中屬于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項下負責賠償的項目的總額合計285543元。由被告X保險公司在交強險有責死亡傷殘賠償限額110000元內先賠償XXX案件的原告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0元和本案原告的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0元。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之后,本案中屬于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負責的賠償數額為181818元(191818元-10000元),本院XXX案件中屬于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負責的賠償數額為275543元(285543元-10000元),合計457361元(275543元+181818元)。經過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之后,交強險有責死亡傷殘賠償限額余90000元(110000元-10000元-10000元),分配如下:本案的賠償額為35778元(181818元÷457361元×90000元)。本院XXX案件的賠償額為54222元(275543元÷457361元×90000元)。”

  (二)涉及多人事故的商業險和侵權責任的計算。類似于交強險,多人事故的商業險和侵權責任的計算也可以區分兩種情況,關鍵問題在于計算出多起事故的賠償總額,以及明確各個事故賠償權利人的賠償占比,其他問題與商業險一般計算并沒有明顯區別。

  本文為政務等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機構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上一篇:涉康得新案殃及60公司律師解讀瑞華財務造假根源

下一篇:市場動態丨(雙語)匯業律師事務所在合肥開設
熱點
北京一中院發布醫療損害
北京一中院發布醫療損害
 正義網北京3月26日電(見習記者崔曉麗)當前醫患糾紛多發,案件矛盾尖銳。診療機構多數屬于公益機構,患者本身為自然人,如何 
檢察機關2015年以來起訴操
檢察機關2015年以來起訴操
 記者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今天召開的關于證券期貨犯罪司法解釋新聞發布會上了解到,近年來,全國檢察機關全 
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關于
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關于
 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下稱本所)接受杭州天目山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公司)委托,對公司2019年1月28日召開的2019年第一次臨時 
新交通法規定新手上路所
新交通法規定新手上路所
 昨天,記者從有關方面獲悉,《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的草案出臺了。在條例中新增了很多和老百姓生活 
因“接受地方政府變相擔
因“接受地方政府變相擔
 近日,中國銀保監會白銀監管分局公開了兩份行政處罰決定書,白銀保監罰決字〔2019〕1號和2號,針對違規向地方政府提供融 
廈體紅綠燈 570人次上路指
廈體紅綠燈 570人次上路指
 莫蘭蒂過后,部分交通設施損壞,不少路口都沒了紅綠燈。這兩天,廈門派出570人次警力,在89個信號燈尚未修復的地點充當 
北京著名刑事案件訴訟哪
北京著名刑事案件訴訟哪
 北京著名刑事案件訴訟哪個律師好,刑事案件律師費為什么以萬元為單位?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宣布聶樹斌案件再審審判結果宣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記者 王中舉) 4月11日上午,開封市鼓樓區人民檢察院立足檢察職能,邀請開封政法業務精英和法學理論專家,聚焦掃黑除惡 
新红利彩票 东辽县 | 奉新县 | 苏尼特右旗 | 鲜城 | 景东 | 灵台县 | 锡林浩特市 | 江安县 | 曲水县 | 永康市 | 盈江县 | 陕西省 | 呼和浩特市 | 洛阳市 | 和龙市 | 贵德县 | 邹平县 | 临城县 | 松潘县 | 丹东市 | 阳东县 | 宣武区 | 连江县 | 安陆市 | 普定县 | 旅游 | 凤山市 | 哈尔滨市 | 焉耆 | 常山县 | 横峰县 | 武汉市 | 马鞍山市 | 靖边县 | 兴宁市 | 吉林市 | 噶尔县 | 龙泉市 | 鹿泉市 | 蓬溪县 | 灵寿县 | 邹城市 | 莫力 | 巴东县 | 江川县 | 和静县 | 融水 | 诸暨市 | 阜新市 | 卢湾区 | 盐山县 | 福海县 | 黄陵县 | 卫辉市 | 大同市 | 浮山县 | 耒阳市 | 时尚 | 称多县 | 营口市 | 社旗县 | 汕头市 | 封开县 | 新邵县 | 铅山县 | 蛟河市 | 大兴区 | 固原市 | 华蓥市 | 青浦区 | 民勤县 | 上犹县 | 平凉市 | 集贤县 | 灵台县 | 阳原县 | 中阳县 | 翁牛特旗 | 土默特左旗 | 虞城县 | 长乐市 | 土默特左旗 | 清远市 | 平舆县 | 肇东市 | 永靖县 | 湛江市 | 临猗县 | 米易县 | 苏尼特左旗 | 晋州市 | 祁阳县 | 洛浦县 | 南和县 | 绥滨县 | 靖江市 | 莒南县 | 谷城县 | 理塘县 | 凌云县 | 高安市 | 武邑县 | 哈巴河县 | 滨州市 | 阳泉市 | 祁阳县 | 遂昌县 | 小金县 | 鲜城 | 阿瓦提县 | 五大连池市 | 丹凤县 | 保德县 | 广灵县 | 尚志市 | 慈溪市 | 安吉县 | 靖宇县 | 静海县 | 镇巴县 | 汝城县 | 调兵山市 | 永寿县 | 成武县 | 澎湖县 | 商水县 | 堆龙德庆县 | 始兴县 | 香港 | 来安县 | 安塞县 | 察哈 | 云阳县 | 宁强县 | 中卫市 | 贵阳市 | 虞城县 | 绥芬河市 | 阳高县 | 西吉县 | 黄冈市 | 麦盖提县 | 洛宁县 | 玛沁县 | 阿荣旗 | 即墨市 | 铜川市 | 游戏 | 荥经县 | 昂仁县 | 韩城市 | 仲巴县 | 资中县 | 蒙阴县 | 通化市 | 油尖旺区 | 南部县 | 惠安县 | 宁蒗 | 平潭县 | 泽库县 | 乌海市 | 桂东县 | 东乡 | 米泉市 | 山东 | 康马县 | 庆城县 | 高雄市 | 正蓝旗 | 扬中市 | 安平县 | 玉树县 | 永兴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土默特左旗 | 盐城市 | 西盟 | 闸北区 | 临桂县 | 宁夏 | 湟源县 | 福州市 | 安阳县 | 咸丰县 | 梅州市 | 钟山县 | 黄石市 | 屏南县 | 康平县 | 青海省 | 鲁山县 | 邯郸市 | 宝兴县 | 桐庐县 | 广汉市 | 武强县 | 伊川县 | 景洪市 | 昌平区 | 淳安县 | 广丰县 | 确山县 | 无棣县 | 内黄县 | 郯城县 | 九江市 | 隆尧县 | 桑日县 | 桐柏县 | 新绛县 | 江津市 | 静乐县 | 饶平县 | 中西区 | 郎溪县 | 易门县 | 北宁市 | 延津县 | 惠来县 | 镇康县 | 开远市 | 息烽县 | 宣恩县 | 章丘市 | 方山县 | 连山 | 南召县 | 睢宁县 | 同仁县 | 临武县 | 塘沽区 | 济宁市 | 堆龙德庆县 | 来宾市 | 江华 | 苏尼特左旗 | 澄城县 | 凤山市 | 云龙县 | 昆明市 | 通江县 | 道孚县 | 章丘市 | 诏安县 | 辽源市 | 贡觉县 | 双城市 | 中方县 | 平罗县 | 宁津县 |